随笔1

随笔

  新开了一个tag,随缘写写吧……

  这两年越来越觉得当年考研是一个不太正确的决定。无论是润还是工作,都会比现在的状态好很多。

  昨天机缘巧合之下和nicoole聊了几句这个话题,一方面很佩服她有想退学润的勇气,另一方面又替她遇到的那些困难感觉到可惜。想想自己其实还有一年就毕业答辩了,确实没那个勇气直接退学润,选择毕业后再出去读研的话,又总觉得浪费了两年多的生命。想润又没有一条完美的路,就这么尬住了。

  想想本科的自己,17-18两年的自己因为种种样样的原因一直浑浑噩噩无心学习,最低的一个学期绩点只有2.5。苏大的成绩单挂科重修都是有标记的,考研复试的时候,老师拿着成绩单问我你怎么数学满分高数还能挂科的?这大约是我复试最难的一个问题,直到今天我都很难明明白白的回答这个问题。到了大二下终于感觉到绩点的重要性了,只是可惜有点点晚了,努力了大半年最终整个本科绩点也只定格在了3.3/4。到了大三下的时候,很清楚的明白自己的背景润出去也进不了啥好学校,想着考研除了清北浙交,其他学校也没啥难的,因此即使父母提了很多次要不要考虑出去试试,也还是选择了考研。现在想想其实还是应该先润出去再说,总会比现在的状况好很多了。

  之前在TT的时候,GNE团队履约PM组全员base山景城/新加坡,和他们合作的时候,看到他们签名挂的生活文档,每次点进去都会觉得很羡慕,总觉得那样才是正常的工作和生活。抽空看了眼字节SG的情况,种种原因EP也越来越难发了,导致条件越来越高,活水甚至开始只接2-2及以上了。往些年新加坡的Shopee也是招人大户,不过今年SEA的大规模裁员甚至在脉脉上看到了才带着两只狗落地就被裁的悲惨故事。总的来说,感觉也是此路不通。

  往些年还可以通过外企的路子润出去,这两年MS已经此路不通了。而且看着今年MS,HULU,亚麻纷纷把junior给冻结掉了,国内的已经很难进去了,更别指望着靠着这条路润了。六月东凯转岗前和他one one了一次,听到他当年在Morgan Stanley时就是因为不愿意transfer到加拿大才选择了来字节。后面又详细了解了相关情况,只能说和三年前确实不太一样了,反正就是此路不通。

  可能是由于做海外业务的原因,当时部门里很多人都有海外工作背景,无一例外,每个人都很后悔,甚至在我快离职的时候,大伙儿都直接在工位上边上班边聊怎么润。四个月的功夫听到张彬后悔了几十次从美国亚麻回来,都以为他能扛到今年年终奖结束再润,没想到国庆节后就看到他离职了。

  不想写了,明天再说吧,一切随缘,看来看去还是出去再读个研最有机会。

读博

  其实当年考研选择科软的时候,大约就放弃了这条路,三月份去字节后更是感觉此路不通了。五月有个去国家级实验室一年的机会,纠结了两天也选择了放弃。很多前同事都问过我为啥不考虑读个博。想了想,没那脑子,心底里也承认自己根本不是科研的料,当年本科的毕设都那么折磨,更别提发文章了。研一去高研院后看着高研院博士们人均8107的工作节奏,除了佩服也不知道说啥好。

  很想读,但觉得自己五年都毕业不了。自己内心都觉得不行,那还是算了吧。

疫情相关

  21科软群已经到了第四个,在字节组的十几个实习生的小群,被封朋友圈和群聊的也接近20%的人了。续费那天,中概股全面暴跌,我司甚至都逼近200了。

  前段时间,上海疫情愈发严重,住的公寓隔壁楼被征用成隔离点,连夜收拾东西到六点,丢掉了好多东西,才在第二天临时搬进酒店,酒店住了四天,好不容易觉得缓过来点。结果发现因为疫情四通一达又全部停运了,搬家后买的很多东西就提示物流异常,问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恢复,emmmm。

  七月有次和扬乐一起去食堂恰饭,听到他确诊的那段经历,看着他比我还加健康的多的身体,确实不知道说啥好。阳性确实没有方舱可怕,至少现在我周围大部分人都这么认为。确诊后倒是感觉扬乐心态好多了,在字节最卷的部门海外电商,上班上出了一种养生的感觉,经常11点多来,固定吃完晚饭走。结果不出意外,9月他也离职了,但或许确诊的经历对他来说,真的未必是一种坏事。

  啥时候才能放开呢。

阿里味

  第一次亲身体验到阿里味,还得感谢凡丁,具体就不在这儿说了,有兴趣的可以看看字节实习总结那篇blog。

  第二次是自己人生至今的唯一一次PUA面,飞猪的二面,只能说不愧是阿里的P8。

  第三次是在九月和去阿里的一个室友聊天,能感觉到他字里行间透露着绝望。确认过hc后,也给他推了我当时面的Lark中台,国庆节前我直接和亚妮拒了意向,他也顺利通过了全部面试,本以为他终于可以逃离了,却因为种种原因(猜测是他刚拒了抖音的原因),offer审批没通过。一个月不到的功夫和我说了超过五次后悔当时没去抖音去了阿里,这大概就是人生的选择吧。他在抖音的base是大钟寺,目测全国互联网公司没有办公比那更舒服的地方。每次跟他交流都感觉到他负面情绪爆棚,只有两个月没见,他却已经从当时去美团的意气风发变成现在的样子,无法评价了属于是。

  十月他又被腾讯捞了,和我说虽然阿里呆着还是很难受,但逐渐适应起来了,不像一个月前完全待不下去了。听得我五味杂陈,这大概就是阿里味的魅力吧。今年还有个朋友秋招接了阿里CTO海外业务中台的意向,祝他们都好运吧,也祝自己以后别碰到阿里味那么重的人。

  随缘写写,真的感谢今年碰到的很多人,尤其是实习生们,不然感觉自己都很难坚持下来。当时平台治理上海的四人组,一个签了美团,一个接了京东,都去了北京。六月佶哥还说不考虑北京,最终也迫于无奈签了美团,只剩源哥还有一点可能签上海携程了,不过如果他蚂蚁池子泡赢了,也会选择去杭州,哎。nicoole倒是感觉有可能会留在上海发展,不知道她父母对她退学润的态度会不会变,但总觉得她离职也没多久了。

祝每个看到这篇随笔,我遇到的人好运,当然也包括我自己~

end

评论

445571115
加油呀学姐
Yuan
博主
 @ 445571115
我应该是你的学长hhh,学弟加油